网站首页 民族宗教概况 委内动态 民族工作 宗教工作 公示公告 在线服务 办事指南 公众信箱
信息搜索: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理论研究
《重庆世居少数民族研究》(满族卷)第二章第二节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4日  发布人:超级用户  

第二节 满族的形成与发展过程

从时间上来说,满族作为一个民族正式确立是以1635年皇太极确定“满洲“的称谓为标志的,但满族的形成与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从空间上来说,满族主要是由建州女真人发展而来,但如果忽略海西女真人、黑龙江女真人(明朝称野人女真)的地位与作用,就有片面之感,便不能把满族的整体勾画出来。历史告诉我们,是他们与建州女真一起,把满族这个新的民族共同体推上中国历史舞台的。因此,满族的形成和发展主要在明代,具体而言,在14世纪中期,黑龙江、松花江中下游一带女真人正向奴隶占有制社会过渡,各部之间互相侵掠、兼并;并乘元、明政权更替之机,纷纷向南迁移。这也是基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先进的经济文化吸引着落后的黑龙江女真人,形成了女真各部移动的总趋势。在元、明强盛时用政治力量去约束,禁止移动,各部保持着相对的稳定。当元、明衰败时,这种约束削弱,各部便频繁地由落后地区向先进地区迁移。这符合历史上各民族迁移的一般规律。

明朝逐渐摧毁元朝在东北的统治机构后。便陆续建立起卫所制度(到16世纪后期增加至384卫、24所、7站、7地面)统治当地的女真人;还颁发敕书、开关互市、设立驿站,以至于修筑边墙。这都是适应当时当地情况的措施,重建中央政府与女真人的政治经济关系,加强女真各部之间以及他们与明朝的联系,暂时稳定了各部纷争局面。但是,明朝的政治意图,是想阻碍女真各部的联合,故分而治之。

一、黑龙江女真人

明代东北各部女真的先人,都曾在黑龙江流域居住过,黑龙江是女真人的故乡。不论是海西女真人,还是建州女真人,以及留居黑龙江的女真人,都是黑龙江女真人的后代。他们是后来满族的主体部分,另外还包括有鄂温克、鄂伦春、赫哲等兄弟民族的先人。

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元朝灭亡,在东北的蒙古各部残余势力互争雄长。明朝为夺取对东北的统治权,与蒙古残余势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在这种形势下,正向奴隶社会门槛儿迈进的黑龙江、松花江下游的女真人,各部矛盾激化,纷纷进行大迁移。一部分吾者人由黑龙江下游,南迁到松花江下游、汤旺河流域,以后被称为海西女真人。居住在松花江下游的胡里改部、斡朵里部女真人,向东南方向迁移,以后被称为建州女真人。与此同时,生活在松花江与黑龙江汇合处,辽代五国部旧地、金代胡里改部中的奚滩氏、奥屯氏等女真人,向东南迁移到绥芬河流域、图们江流域及朝鲜东北部,还有一部分沿乌苏里江南迁到绥芬河流域。

吾者女真人、胡里改部和斡朵里部女真人,以及奚滩氏等女真人分别南迁,是14世纪中期黑龙江女真人的第一次大规模迁徙。结果造成了黑龙江女真人的重新分布。主要可分为三大部分:(一)留居黑龙江中下游的女真人;(二)迁到汤旺河、松花江下游的吾者人;(三)迁到绥芬河、图们江及朝鲜东北部的建州女真人和奚滩氏等女真人。

洪武五年(1372年)明军大举北伐,元太尉纳哈出受挫后,明都指挥使叶旺又率诸率招抚东宁(辉发河上游今山城子附近)、那丹府(辉发河下游今吉林省桦甸苏密城)、黄城(即皇城,今鸭绿江洞沟附近)、高铁头山寨、嘉州等。随着明朝在东北的势力逐渐扩大,自洪武十五年(1382年)故元鲸海(日本海)千户速哥帖木儿、木答哈千户完者帖木儿、牙兰(雅兰河畔,前苏联滨海地区的塔乌河流域)千户皂化由女真地方来归,请求内附起,至洪武二十年(1387年)哈纳出投降,明朝在东北设立卫所,统治女真人止,五年间相继有来自辽东的故元将校金铁马、治中李一只丹等三人、海西右丞阿鲁灰、奚关总管府(今珲春西图们东高丽城村)水银千户所百户高那日、失怜(雅兰河附近西临河,前苏联滨海边区的苏祖河)千户部人捌秃、秃鲁不花等前来归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洪武十七年(1384年)六月吾者野人王忽颜哥等15人自辽东来归,这是《明实录》第一次记载吾者野人来归。

随着明朝政府在东北势力的扩大和逐渐稳固,所统治的女真人数渐多,于是明政府在东北设立了多所卫所,以维持其统治,其中,东宁卫、奴儿干卫、哈尔分卫、满径卫等是黑龙江下游的重要卫所。

洪武十九年(1386年)置东宁卫,管辖由东宁(辉发河上游)、南京(今吉林省延吉市东山城子)、海洋(今朝鲜吉州)、草河(今草河城)、女真等5000户所来归官民,由定辽前卫指挥佥事丙恭统领,东宁卫的意义在于它是明政府在东北设立的第一个卫所,为今后的卫所统治方式开辟了道路。

永乐二年(1404年)二月任命忽刺温等处女真人头人把刺答哈、阿刺孙等四人为指挥同知,古驴等为千户、所镇抚,赐诰印、冠带、袭衣及钞币等。明朝在距黑龙江口150公里处的特林,正式设立奴儿干卫。设卫以后,奴儿干地方鞑靼头人忽刺冬奴又奏请:“其地冲要,宜立元帅府”,故于永乐七年(1409年)闰四月设奴儿干都指挥使司,以东宁卫指挥康旺为都指挥同知、千户王肇舟等为都指挥佥事,统属其众,岁贡海东青等物,仍设狗站递送,并命辽东都司派兵200人护印莅任。

哈尔分卫在今黑龙江下游右侧阿纽伊河口,元代在哈尔分设:“吾者野人乞列迷等处诸军万户府。”明朝于永乐十二年(1414年)八月设立哈尔分卫。永乐十六年(1418年)九月奴儿干等处、哈尔分等卫女真人来归,分别授与官职。哈尔分是元代黑龙江下游重要的管理机构,它成为明朝管理黑龙江下游女真人的重要据点。

满径卫在前苏联境内阿姆贡河口北岸的莽阿臣噶山,位于奴儿千都司的西面,与奴儿干相距不远,有水路相通。永乐十年(1412年)八月奴儿干、乞列迷、伏里其、兀刺、囊加儿、古鲁、失都哈、兀失奚等处女真头人准土奴等178人朝贡,明朝设立只儿蛮、兀刺、顺民、囊加儿、古鲁、满径、哈儿蛮、塔亭、也孙伦、可木、弗思木等11卫。满径卫是明代通往奴儿干都司治所的最后一个驿站,也是奴儿干都司的重要货运站和门户。

明政府在黑龙江中下游还设有兀的河卫(在前苏联境内乌第河流域)、督罕河卫(在前苏联鄂霍次克海西岸土古尔河流域)、野木河卫(在前苏联境内黑龙江口北侧岳米河流域)、塔亭卫(在前苏联境内黑龙江下游右岸塔巴赫附近)、囊哈儿卫(在今库页岛西岸北部郎格里)、克默尔河卫(在前苏联境内黑龙江下游奇集湖东南克默尔河流域)、哈尔蛮卫(在前苏联境内黑龙江口外东南波瓦河口附近)、撒儿忽卫(在前苏联境内黑龙江下游撒儿布湖畔萨尔布屯)、喜申卫(在今黑龙江与乌苏里江合流处哈巴罗夫斯克,即伯力)、乞勒尼卫(在今黑龙江省抚远县以南喜鲁林古城)、可木卫(在今黑龙江省同江县科木地方)、考郎兀卫(在今黑龙江省同江县东额图古城)、札肥河卫(在今黑龙江省同江县)、木鲁罕山卫(在今黑龙江中游北岸俄罗斯境内穆里罕山地区)、吉滩河卫(在今黑龙江省萝北集达河流域)以及撒里河卫、兀鲁河卫、哥吉河卫、依木河卫、朵儿必河卫、葛林卫、福山卫、扎岭卫、友贴卫、忽失门卫、阿者卫、者贴列山卫,亦儿古里卫、伏里其卫、阿古河卫、脱木河卫、卜鲁丹河卫、巴忽鲁卫、斡难河里。明朝分别授与这些卫所头人官职,管辖黑龙江两岸的女真人及其他族人。这些女真人按岁缴纳贡品,多次去北京朝贡或去辽东马市贸易,加强了明朝与女真人的联系。

在第一次黑龙江女真人迁徙的浪潮中,仍旧有许多女真人留居在黑龙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他们主要分布在黑龙江沿江一带的有数十处女真人聚居地。此外,还有一部分女真人东南迁往带指绥芬河以南,辉发河以东,以及抚顺以东的广大地区,即今吉林省东部、南部以及辽宁省东部、北部地方。这部分女真人的组成情况比较复杂,其中有的是14世纪中期以前居住这些地方的女真人,有的则是14世纪中期以后才从黑龙江中下游迁移来的女真人,他们名目繁多,相互混淆,不易分辨[1]

二、海西女真人

明朝文献上所称呼的海西女真人,他们自称为忽刺温(扈伦部)。海西女真人不论是对东北的开发,还是对满族这个新的民族共同体走上历史舞台,都起了重要作用。从14世纪中期以来,随着女真人向奴隶社会的过渡和东北局势的变动,在200多年的时间里,海西女真人进行了三次迁徙,分布状况变化了,活动的地域扩大了,扈伦四部聚集起来了,从而在政治和经济上也有了相应的变化和发展。

海西地区原来只是指松花江中下游以西地区,即汤旺河、呼兰河流域。金代在这里居住的女真人主要有完颜部一部分、蒲察部、徒单部、泥庞古部、纥石烈部、五国部一部分。元代这里属辽东行省开元路。明朝建立后,洪武十六年(1383年)元海西右丞阿鲁灰愿内附,明朝洪武皇帝向阿鲁灰指出了当时海西地域:“今尔所守之地,东有野人之隘,南有高丽之险,北接旷漠,惟西抵元营。”元朝降将纳哈出本居松花江,后被明朝封为海西侯。明朝统一东北后,便沿袭旧名,仍称松花江中下游地区为海西地区,其地女真人为海西女真。以后海西一词称呼扩展到松花江流域以外,北至黑龙江中下游,南至开原地方。

14世纪中期,由于原来居住在黑龙江流域的吾者人南下,海西女真人进行了第一次迁移。其中居住在依兰附近地方,以阿哈出为首的胡里改部、以猛哥帖木儿为首的斡朵里部女真人等,向东南迁移到绥芬河和图们江流域。后来明朝设立建州卫,阿哈出和猛哥帖木儿分别为长官。另外,还有少数海西女真人,在取得明朝同意后,入居辽东的安尔州、自在州、广宁等地。永乐六年(1408年)四月吾者右卫指挥、千百户贾你等女真人愿居辽东三万等卫,明朝给予生活日用品。自后愿居辽东者,均准此例。

16世纪前期,海西女真中有一部分人南迁,其中居住在忽刺温地区的吾者卫、塔山卫、肥河卫、塔鲁木卫、呕罕河卫等部女真人,以及居住在肇州站一带的女真人,分别移到叶赫河、乌拉河、哈达河、辉发河畔,他们和当地的金代女真人后裔以及蒙古土默特姓人杂居共处,分别形成乌拉部、辉发部、叶赫部、哈达部,称为扈伦四部。扈伦即忽刺温,也就是呼兰河、汤旺河流域,它是海西女真居住地的一部分。扈伦四部的世系都可以追溯到14世纪中期,他们的首领都先后担任过明朝的卫所官员。四部本非同姓,以后都改姓纳喇,但又都各自为族,分处异地。

叶赫部的始祖为蒙古人,本为土默特氏。14世纪中期居住在张一带,灭原住扈伦地区的纳喇部,占据其地,遂改为纳喇氏。后移居叶赫河岸,故称叶赫部。叶赫部世系,可以追溯到明初(14世纪中期),子子孙孙,世袭相沿,计190余年,传至八代,归附后金。叶赫部始祖在14世纪中期居住张地,地名张即是金代肇州,元代肇州万户府、肇州站,明代肇州站一带地方,这里河流纵横,土质肥沃,为嫩江、纳邻河、呼兰河与松花江汇合地区。元代肇州站与呼兰河和松花江汇合处距离100余公里,叶赫部始祖在张地灭扈伦部的纳喇部,说明叶赫部始祖当时居住在肇州一带地方。他改称为纳喇氏,语言使用女真语,并受到当地纳喇氏女真人风俗的熏陶。叶赫部的后代南迁到开原北关外以后,仍沿用始祖居肇州之地名,叶赫部所居范围有“张路”、“张城”地名。

乌拉部乃明初在呼兰河流域所设塔山卫以及塔山前卫的女真人后裔。原为扈伦地方的纳喇氏,后分别迁移乌拉河和哈达河畔,故名乌拉部和哈达部。乌拉部世系从元末(14世纪中期)纳齐卜禄至明末(17世纪中期)满太,大约有九代(或为十代)。乌拉部与哈达部是明初所设塔山卫和塔山左卫女真人的后裔。永乐四年(1406年)女真头人塔刺赤等45人朝贡,明朝设塔山卫,以塔刺赤等为指挥同知、卫所镇抚、千百户,其子孙继掌卫事。正统十一年(1446年)十月设塔山左卫,塔山卫都指挥弗刺出掌印管事,任塔山左卫都指挥同知,景泰元年(1450年)又升为塔山左卫都指挥使。塔山左卫所辖地区,约为今吉林省农安迤北,扶余、前郭、洮南等县。自从弗刺出任塔山左卫都指挥同知,塔山卫部分女真人陆续南迁至塔山左卫。弘治十五年(1502年)速黑忒任塔山前(左)卫指挥,人马强盛。嘉靖十一年(1532年)以后,原塔山左卫部分女真人沿松花江南迁,16世纪中期布颜定居于兀刺河洪尼处。

哈达部与乌拉部同祖,第六代克习纳在16世纪初期掌管塔山左卫,后被族人巴代达尔汉所杀,大约在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其孙王台(即万汗)遂向东逃往锡伯(席北)部绥哈城(吉林西南25公里)。王台、孟格布禄父子在16世纪中期仍然任塔山前卫指挥同知。大约在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以后万汗(王台)叔旺济外兰(王忠)逃至开原东哈达部为部长,因侦察有功,升为都督佥事。褚孔格数次反复为乱,王忠执而杀之,夺其中贡敕七百道,及所属十三寨。以后哈达部人叛乱,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前后旺济外兰被族人所杀,其子博尔坤杀父仇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前后支绥哈城请万汗归。仍推为部长,万汗于是远者招徕,近者攻取。万汗遂自称哈达汗。当时东部建州、西部恍惚太,而王台介其间,最为忠顺。

辉发部原为益克得里氏,系黑龙江尼马察部人,乃肥河卫、呕罕河卫女真人的后裔。始祖昂古里星古力移居渣鲁(明扎刺奴站),后投奔居住在张地扈伦人纳喇氏噶扬噶图墨土,遂附其姓。在15世纪以前,辉发部居住黑龙江,15世纪初年迁到扈伦地区,后来明朝设肥河卫、呕罕河卫、吾者右卫等,其活动范围北至松花江下游及呼兰河,南至扎瀂、张地。16世纪中期肥河卫又南迁,王机褚征服辉发部。昂古里星古力是辉发部的始祖,掌管肥河卫的刺令哈即辉发部第三代纳领噶,在宣德八年(1433年)袭其父职为卫指挥使。刺令哈子孙分别继承先辈职务。16世纪中期噶哈禅子齐纳根达尔汉、及孙王机褚,沿松花江南迁辉发河,征服辉发部,在扈尔奇山筑城居住,号辉发部。

14世纪中期至16世纪中期,扈伦四部定居在呼兰河流域及其周围地区,后来他们占据乌拉河、辉发河、叶赫河及哈达河一带地方,互相间距离少则不足百里,多则二三百里,汇合当地女真人。各部卫所长官先后称汗,确立为四部。扈伦四部迁徙的原因,除受明朝先进经济的吸引外,还与当时四部所处的地理形势有关。扈伦四部西南与蒙古兀良哈三卫相邻,北近黑龙江,南部是松花江畔,明朝鲁路吉站,肇州站、扎喇奴站、伯颜迷站在其周围,实为元明时期向西、向北驿站的十字路口,乃交通要道,为必争之地。从14世纪中期至16世纪前期,鞑靼蒙古不断入侵,不能过安静日子,迫使四部南迁。16世纪中期海西女真南迁,许多女真人(其中包括作为扈伦四部主要成员的原肥河卫、呕罕河卫、吾者卫的部分人),仍留居海西故地松花江、呼兰河、汤旺河流域。他们仍旧看守明边,岁时朝贡。后来明朝衰弱,对女真人“分而治之”的政策难以维持。与此同时,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建州女真人逐渐强大,取代了海西女真人在东北的首要地位,加速了东北局势的变化。当时留居海西故地的女真人,随着建州女真统一东北的活动,纷纷南迁,形成了第三次迁移浪潮。

17世纪前期,扈伦四部还有人被迫在继续南迁,一直到达苏子河畔。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努尔哈赤南迁辉发河畔扈尔奇山的辉发部女真人,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南迁乌拉河(松花江)畔的乌拉部女真人,天命四年(1619年)南迁叶赫部的全部女真人。17世纪前期,海西故地女真人的南迁,不仅使海西女真人与建州女真人逐渐融为一体,而且增强了建州女真部的实力,为新的民族共同体的出现创造了客观条件[2]

三、建州女真人

建州女真人是满族的主体部分,主要是由胡里改部和斡朵里部的后裔组成。他们居住在自唐代渤海至元朝的建州之地,故称建州女真。其活动范围是在东北地方的东南部,即绥芬河以南,辉发河以东,以及抚顺以东的地区。从14世纪中期以来,它的历史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明初胡里改部阿哈出、斡朵里部猛哥帖木儿南迁,明朝设立建州卫、建州左卫,以及他们的子孙迁移到苏子河共处,一直到李满住、童仓死前,乃建州女真的发展时期;第二阶段由达罕等人世袭建州女真首领,到16世纪中期王杲崛起前,乃建州女真的恢复时期;第三阶段从王杲到努尔哈赤,乃建州女真的强盛时期。建州女真的历史极为曲折,经历了长达250多年的坎坷历程,终于统一了女真各部。

关于建州女真的起源,清朝官方史书都认为长白山一带是建州女真(即满族)始祖所居之地,乃清朝发祥重地,可是历史并非如此,建州女真发祥地不在长白山、图们江地区,而是在黑龙江中下游一带地方。建州女真的始祖猛哥帖木儿曾是元朝所设的五个万户之一,而且史料还记载其父挥厚也曾担任过万户。据《元史·地理志》所载:黑龙江女真人的分布情况是:“元初设军民万户府五,抚镇北边。一曰桃温(即今黑龙江省汤原县固木纳古城)、一曰胡里改(今黑龙江省依兰县喇嘛庙)、一曰斡朵怜(即斡朵里,依兰镇附近马大屯古城)、一曰脱斡怜(桦川县东北宛里古城)、一曰孛苦江(今黑龙江富锦县西南古城),各有司存,分领混同江南北之地。”以后只存留斡朵怜、胡里改、桃温3万户,也就是明初三万卫的来历。猛哥帖木儿原来住斡朵伶(里),由于14世纪中期政治动乱,黑龙江中下游吾者野人南下,他率部经珲春迁到朝鲜阿木河,即会宁一带。

女真的先人,可以追溯到商周的肃慎、汉代的挹娄、南北朝的勿吉、隋唐的靺鞨。然建州女真人有史迹可以查考的直系祖先,乃辽金时代的女真人。在金朝,一部分女真人南迁到中原地区;一部分留居在黑龙江中下游、松花江下游,即胡里改路。建州女真人是胡里改路女真人的后裔。金朝姓氏来源较为复杂,有的以地为姓,有的以部为姓,有的则以其名家大族为姓。尽管如此,当时尚处在氏族社会时期的胡里改路诸部女真人,同一氏族都聚居一地。    建州女真的原住地在黑龙江流域,14世纪中期比较集中的地区是在松花江下游以及松花江与黑龙江汇合处一带。居住在这一地区的火儿阿女真人阿哈出先迁居图们江流域,几经曲折,最终定居苏子河流域;斡朵里女真人先迁居图们江流域,以后也定居苏子河流域。追本溯源,图们江、长白山只不过是他们迁移过程里的中间站,苏子河流域是建州女真人迁移的终点。尽管这些地方都有建州女真人居住,然而只有黑龙江中下游地方才是建州女真人的故乡。

胡里改部女真人,在15世纪以前的一百多年中,始终在建州女真人中处于重要地位。明朝以他们为核心设立建州卫,他们劝说斡朵里部归顺明朝,促进了建州女真和国家的统一。同时胡里改部也涌现出了像阿哈出、李满住、完者秃等对建州女真发展有贡献的人物。只是到了15世纪70年代以后,胡里改部在女真人中的势力才逐渐削弱。而后王杲、王兀堂崛起,原斡朵里部人(建州左卫)后裔才在建州女真人中居统治地位。

16世纪以前,斡朵里部在建州女真中地位仅次于胡里改部;以后斡朵里部地位逐渐上升,终于在17世纪初期占据了主导地位。在斡朵里部频繁迁徙的历史中,曾出现过像猛哥帖木儿、范(凡)察、童仓(董山)、妥罗、卜花秃、罗下等著名的人物。他们都作为明朝卫所的官员,管辖所属女真人,对建州女真的发展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3]

16世纪中期以来,女真各部的统一趋势便在历史上显示出来。由于奴隶占有制的发展,各部落之间的侵掠、兼并,以至与明朝的对抗,扩大势力范围便成为各部落里强有力的人物共同追逐的目标。当时明朝统治力量已经衰弱,便无法阻止滚滚前进的历史车轮。虽然是努尔哈赤完成了这个历史任务,但这并非是他一人倡导的,也不是他一人的功业。天聪九年(1635年)出现在中国历史上的满族,是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它是在比较固定的地区里,过着统一的政治经济生活,并有紧密的文化联系,其中最为熏要的是民族心理素质的加强,这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就形成了一个稳固的整体。它不同于金代女真,就是元明两代的生女真各部也没有全部收拢在一起,有些部落已发展成为与满族并列的兄弟民族(例如赫哲、鄂伦春、鄂温克)。满族这个新的民族共同体是以女真人为主体,也收拢了部分汉人、蒙古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成员[4]



[1]李燕光,关捷:《满族通史》,辽宁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第20-31页。

[2]李燕光,关捷:《满族通史》,辽宁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第36-52页。

[3]李燕光,关捷:《满族通史》,辽宁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第52-79页。

[4]李燕光,关捷:《满族通史》,辽宁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第115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地址:北部新区星光大道92号土星B1栋12楼
邮编:401121 电话:023-61212288 023-61212200 传真:023-6121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