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民族宗教概况 委内动态 民族工作 宗教工作 公示公告 在线服务 办事指南 公众信箱
信息搜索: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理论研究
《重庆世居少数民族研究》(满族卷)第二章第三节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6日  发布人:超级用户  

第三节    四川重庆满族的来源及分布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蒙古准噶尔部策妄阿拉布坦率兵入藏,杀拉藏汗,废意希嘉措,扰乱西藏地方。康熙五十七年,副都统法喇从荆州驻防八旗拨3000旗兵入川,进驻巴塘、理塘、打箭炉等地。平定准噶尔部入藏之乱后,法喇率兵返回成都。康熙六十年,奉命留旗兵1600名、步兵400名、军官74名、匠役96名,在成都正式设立驻防八旗,由副都统法喇管辖。八旗官兵居住在少城内。后来,旗兵眷属陆续来到成都。移眷工作直到乾隆初年才全部完成,八旗官兵及眷属共计5000余人,其中,满族约占三分之二,蒙古族占三分之一。八旗兵驻防成都之初,原规定是三年一换,但清政府为加强和巩固其中央的统治地位,使八旗兵世世代代为皇室服役,便将三年一换改为长期驻防[1]。这3000余荆州旗兵及其家眷,就是四川、重庆满族的来源。

一、四川重庆满族的来源

清朝爱新觉罗自太祖努尔哈赤1583年在东北辽宁兴起以后,1621年定都沈阳,用他精于骑射的部队征服了远近的各个部落,并把俘虏降人增编为四旗,共为八旗。入关以后,渐次统一全中国。为了巩固政权,努尔哈赤采用洪承畴的建议,把强健的八旗兵分驻在重要的各大城镇。康熙57年(1718)调驻荆州驻防旗兵3000名来川,60年(1721)选留1600名永驻成都,这就是四川驻防旗兵的由来,也是成都乃至四川、重庆满蒙族的来源。

成都驻防旗兵以三甲为一旗(其他城镇有五甲或八甲为一旗的),一甲二甲是满洲兵,三甲是蒙古兵,共有二十四甲。驻防旗兵住在旧少城内修建的营房中,平时操练,有事出外作战。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多,粮额有限的军营制度使旗兵的生活难以为继,早在乾隆、嘉庆以后便感困难,没有粮的(即不在军营编制内的)兵丁几乎无法生活,遂增设养育兵,即不足当兵年龄的旗兵,按月供给少数粮食,是正兵的后续。

二、四川重庆满族的分布

四川重庆的满族皆由荆州旗兵发展而来,因此旗兵及其家眷在成都的分布情况即可代表四川重庆满族的分布情况。

康熙末年,四川巡抚年羹尧依照原少城的基地筑满城,共满蒙旗兵居住,又因在成都大城内,故又称内城。原少城的基地一说为秦张仪所修,但据考证实为明朝嘉靖时藩王朱让栩所修。老少城至年羹尧修筑之时,仅剩自西御街西口起北到羊市街西口一段,高二丈,厚八尺八寸,顶上有檐,宽三尺。年羹尧所筑少城高一丈三尺,周长死里五分,即八百一十丈七尺,北面从八宝街东头起到大城向南到西门(原名清远门)城墙上(北栅子);东面从八宝街东头向南到羊市街西口接明朝藩王遗下基址,直到西御街西口一段,再从此经过半边桥(原名灵寿桥)西过君平街与小南街相接;南到西较场和南较场之间再到南大城城墙上(南栅子);西面即西门到西南较场之间的大城一段。

少城的城门共有四道,在南的一道叫安阜门(小南门),在今小南街与君平街之间;在北的一道叫延康门(小北门),在今长顺下街与宁夏街之间;在东的有两道门,一是受福门(又称羊市小东门),在今羊市街与东门街之间,一是迎祥门(御街小东门),在今祠堂街与西御街之间。四门中,以迎祥门最为壮丽,城楼上有匾两道,向里的一道书“少城旧治”,向外的一道书“既丽且崇”,皆为白底黑字,显得庄严肃穆。

少城的街道呈蜈蚣形。由南到北,将军衙门是头,长顺街是身,各街巷是脚。这些街巷仿照北京称为胡同,分为左右两翼,从被往南,在长顺街东面的是左翼,西面的是右翼。在这些街巷中,计有官街八条,兵丁居住的街道四十二条,其中有将军衙门、副都统衙门、左右司衙门各一座,另有八旗协领衙门,佐领、防御、骁骑校衙门若干,理事同知衙门、军标副将衙门、军标左都司衙门、军标右守备衙门各一座,此外,还分布有演武厅、恩赏库、火药局、步兵营堆房、箭厅、马棚、军器库、盘查厅、卡子房、将军碾、永济仓马场等公所以及关帝庙、文昌宫、昭忠祠、西来寺、欢喜寺、真武宫、圣寿寺、严真观等祠庙。

(一)街道

少城内共有官街八条,镶黄旗位于仁德胡同(今东马棚街),正黄旗位于阿产胡同(今西马棚街),正白旗位于都统胡同(俗名大人街,今商业街,清时是副都统衙门,民国初年有商业学校在此,故称商业街),正红旗位于甘棠胡同(俗名官学街,今实业街,清朝上四旗官学在此,民国初年有女子实业所,故称实业街),镶白旗位于左司胡同(俗名左司街,今东胜街,清朝将军所属左司衙门,主办兵、刑、工三部事物),镶红旗位于右司胡同(俗名右司街,今西胜街,清朝将军所属右司衙门,主办吏、户、礼三部事物),正蓝旗位于永济胡同(俗名仓房街,清朝满营的永济仓在此,民初为展览会,后改通俗教育馆,在人民公园内),镶蓝旗位于永升胡同(俗名厅子街,今蜀华街,清朝下四旗官学在此,民初是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

少城内供满蒙兵丁居住的街道有42[2]。镶黄旗分布于延康胡同(俗名笆笆巷,今八宝街)、里仁胡同(今东二道街)、仁里胡同(今上半节巷)、集贤胡同(今过街楼街)、普安胡同(今红墙巷)等处,正黄旗分布于清远胡同(俗名西门大街,今西大街)、清顺胡同(今西二道街)、忠孝胡同(今三道街)、联升胡同(今四道街)、忠义胡同(俗名下半节巷,今竹叶巷)、上升胡同(今焦家巷)等处,正白旗分布于五福胡同(今东门街)、长发胡同(今长发街)、松柏胡同(今黄瓦街)、育婴胡同(今娘娘庙街)[3]等处,镶白旗分布于太平胡同(俗名刀子巷,今多子巷)、仁厚胡同(俗名清大人巷子,今仁厚街)、丹桂胡同(今桂花巷)、斌升胡同(俗名塔大人巷子,今斌升街)等处,正红旗分布于槐荫胡同(今槐树街)、吉祥胡同(俗名新巷子,今吉祥街)、光明胡同(今魁星楼)、仁风胡同(今栅子街)、仁风后胡同(今小通巷)等处,镶红旗分布于泡洞胡同(今泡桐树街)、君平胡同(今支机石街)、仁里头条胡同(今宽巷子)、仁里二条胡同(今窄巷子)、明德胡同(今井巷子)等处,正蓝旗分布于永安胡同(俗名猫猫巷,今将军街)、永顺胡同(今牌坊巷)、永顺二条胡同(今东半节街)、永兴胡同(俗名二甲巷子,今永兴街)、永平胡同(俗名头甲巷子,今小南街西对横小南街人民公园游泳池一带)、永清胡同(俗名双桅杆巷子,今小南街西对方池街人民公园纪念碑侧)等处,镶蓝旗分布于永平胡同(今柿子巷)、通顺胡同(今横小南巷)、钟灵胡同(俗名大坑沿儿,今方池街)、永乐胡同(俗名庙巷子,今方池横街)、永盛胡同(俗名厅子街,今蜀华街东头)、永发胡同(俗名二巷子,今蜀华街西头)、永明胡同(今包家巷)等处[4]

(二)官署公所

1.官署

满城内的官署共有二十余处,其中较为重要的有将军衙门、副都统衙门、左右司衙门、理事同知衙门等。

将军衙门在少城金河的北岸,开始是副都统衙门,乾隆四十一年增设将军,四川总督文绶奏请将原副都统衙门作为将军衙门。同治七年,将军崇实重新改建,改建后的将军衙门庄严华丽,头门匾额上书“帅府”,头门外有东西辕门,系栅栏形式,对面是照壁,两旁有桅杆,高数丈,东辕门上有匾一道,上书“望重西南”;西辕门内亦有匾,上书“声扬中外”。辕门内有吹鼓楼,楼北是前锋营值班处,头门内东还有满印房。二门上写“仪门”,仪门内东有文巡捕房,西是武巡捕房;文巡捕房上面是汉印房,再上市满巡捕房,又上市文职官厅;武巡捕房上市汉戈什哈值宿处,再上市满戈什哈值宿处,又上市武职官厅;二门内有五堂:大堂、二堂、三堂是办公地点,大堂前牌坊刻有满汉文“控驾岩疆”字样,二堂旁是东西花厅,东花厅是木樨香署,西花厅多有亭台花木;四、五堂是内室。衙门左侧有升官祠马号,右侧是较园(俗称箭道),有柱笏楼;衙门前后都有八旗步兵营,是守卫将军衙门和巡查盗贼的机构。

副都统衙门在少城都统胡同(今商业街),从前是镶黄正白二旗协领和正白头甲佐领的衙门。乾隆四十一年,金河北岸的都统衙门改作将军衙门,就将此处改作副都统衙门。同治九年,副都统富森保曾大加修葺,增设暖阁,形制略同于将军衙门,但规模略小。

左司衙门在左司街(今东胜街),早先是镶白旗头甲佐领衙门,乾隆十七年改为左司衙门,办理官兵升补、调迁、编制、训练和顶替、逃亡等事项,是属兵、刑、工三部的机构。

右司衙门在右司街(今西胜街),原是镶红旗二甲佐领衙门,乾隆十七年改作右司衙门,办理官兵粮食、户口、马乾武器颁发及旌表抚恤等事项,是属于吏、户、礼三部的机构。

理事同知衙门简称理事府,在南门红照壁,管八旗零户兵丁闲散人口逃亡等事项,由将军副都统牌行查拿,又发遣、当差及为奴人犯有逃走的,都牌行他查拿,只是兵丁、发遣人犯逃走须要报知兵、刑两部,行文邻省将军,本省总督、提督牌行理事同知,又凡遇旗民买汉民为奴并旗下家人赎身事件,具由理事同知办理。

除上述几处重要的衙门外,少城内还分布有正黄正红满洲二旗、镶红镶蓝满洲二旗、镶白正蓝满洲二旗协领衙门,镶黄、正黄、正白、正红、镶白、镶红、正蓝、镶蓝全旗佐领、防御、骁骑校衙门,军标副将衙门,军标左都司、右守备衙门等公署。

2.公所

少城内的公所共有十余处,其中以演武厅、恩赏库、马棚、永济仓等较为重要。

演武厅在西较场,是八旗兵集合操练的地方。每年大操,将军副都统都要在此检阅和升调官兵缺额。厅凡两进,前是至公堂,中挂嘉庆十三年颁发的御制满汉文《八旗箴》,教训八旗官兵勤习骑射,加强训练。内壁挂乾隆四十九年颁发的满汉文行军简明纪律。

恩赏库属右司,专管官兵婚丧事件的赏恤,赏恤标准为:骁骑校、笔帖式、荫监生、前锋校、委前锋、领催等,婚嫁赏银八两,死亡恤银十六两;甲兵、委甲兵婚嫁赏银六两,死亡恤银十二两;炮兵、匠役、步兵、养育兵婚嫁赏银四两,死亡恤银八两;孤寡人等,婚嫁赏银三两,死亡恤银六两。这些赏恤银两,原在存款利息下支给,后改在马长田地租金内拨付。乾隆四十七年,规定马厂田地租银交纳藩库,所有赏恤银两改在地丁正项内支给,每年约需银二千七百两至三千二百两不等。

满蒙八旗以骑射为根本,故每一官兵配备的马不止一匹。成都驻防官兵名额为2487名,马匹就有4031屁,因此每年饲养马匹的开支超过了官兵的饷银。以前马匹是由兵丁在家饲养,雍正八年,副都统乌赫图因马匹倒毙甚多,奏请兵丁各养马一匹,余下的以每匹折银八两,共25600两存在藩库,如遇需要再行添置。乾隆十一年改设官棚养马,二十四甲各设一所,集中饲养,兵丁有现役的仍在家饲养。乾隆四十六年将军特成额奏请马匹倒毙由饲养官兵赔偿不能负担,遂定为倒毙之数不超过十分之二的,不令赔偿。后又扩充官立马棚,将兵丁在家饲养的马全数集中饲养。后来马匹日益减少,每甲仅有十多匹,并雇汉人饲养,偶有倒毙,亦不负责赔偿。至乾隆五十年,将军宁保以八旗兵丁人口渐多,饷额有一定限制,生活困难为由,奏请裁马八百匹,节省的银两作为添设委甲兵二百四十名的饷额。

永济仓地点在安阜门(小南门)内,原是镶白正蓝二旗协领衙门,后改建永济仓,同时改街名为永济胡同,俗称仓房街。清末将军玉昆修建少城公园,将此处划在园内,即现在人民公园西南游泳池一带地方。八旗官兵的食米由政府按月统购,发给实物。乾隆四年副都统永宁见物价逐年上涨,而旗兵饷银各有定额,将来官兵生活必有困难,遂奏请清朝政府修建仓廒,预储一年食米,并在藩库一次拨足全年食米价款,委由成都府向所属16县以每石价银八钱五分购食米(此价高于当时市面米价),并签订长期合同,每年岁首预付全年价款,秋收后上米。

除上述公用设施外,少城内还有火药局、步兵营堆房、箭厅、军器库、盘查厅、卡子房、将军碾、马厂等较为重要的公所。

(三)祠庙

少城内共有祠庙八所,其中以关帝庙、文昌宫、西来寺等较为重要。

关帝庙在少城内祠堂街东头,坐南向北,乾隆癸卯年(1783)修建。庙左侧临街,由荷花池,右有太极塘,庙门内有戏台,钟楼在左,鼓楼在右,殿凡三重,金河由第二殿过出半边桥。二殿东头是僧房,西头凉厅三楹临荷花池,称作君子轩。光绪年间协领瑞证用八旗满洲兵丁历年积存的培修银几千两大加维修,改名武胜宫,每年春秋由成都将军亲自祭祀。

文昌宫在满城内祠堂街,同治六年由将军崇实奏请修建。宫南向前有八卦池,池东有奎星亭,宫内有钟鼓楼分列左右。正殿东通康阜神祠,俗称山王庙,与宫同时修建,春秋由将军分别祭祀。

西来寺在满城的延康门(小北门)外宁夏街,开始只有几间破房,由一蒙古僧居住。后相传有奇石飞来,寺僧加以雕塑成佛像,称为欢喜佛。康熙五十七年由八旗蒙古官兵捐资培修,光绪年间协领瑞征、河清用兵丁历年积存的培修银先后再加修建,并在山门外牌坊刻有蒙古文字。

除此之外,满城内还有昭忠祠、欢喜寺、真武宫、圣寿寺、严真观等祠庙[5]



[1]张利:《成都满族社会历史文化变迁》,《满族研究》2005年第4期。

[2]长顺街、祠堂街、东城根街、西城根街、金河街等五条街道系通道,未列入此项。

[3]现在长发街仅存大半,黄瓦街仅有西头,娘娘庙已无。

[4]参见刘显之:《成都满蒙族史略》,成都市满蒙人民学习委员会内部资料1983年版,第4-6页。

[5]参见刘显之:《成都满蒙族史略》,成都市满蒙人民学习委员会内部资料1983年版,第6-9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地址:北部新区星光大道92号土星B1栋12楼
邮编:401121 电话:023-61212288 023-61212200 传真:023-6121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