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民族宗教概况 委内动态 民族工作 宗教工作 公示公告 在线服务 办事指南 公众信箱
信息搜索: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理论研究
《重庆世居少数民族研究》(满族卷)第三章第二节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1日  发布人:超级用户  

第二节 满族入关后的政治军事斗争

从天命十一年(1626)九月皇太极继承汗位以来,加快了满族封建化过程,战胜了朝鲜与东部蒙古诸部,巩固了在东北地区的统治地位,同时也加强了后金汗的势力。遂于崇德元年(1636)改大金为大清,自称皇帝,表明与明朝誓不两立的决心,积极进行夺取中央政权的准备工作。顺治元年(1644)清军入关,定都北京。经过20年的战争,建立起统治全国的清朝政权。在这种新的局面下,满族从东北地区迁居北京以及全国驻防地点,又出现了一次大迁徙,即满族主体部分的转移,进人了汉族聚居区的新环境里,自然又遇到了新的问题,获得了新的发展。
上节说到,顺治帝福临在多尔衮的扶植下于顺治元年(1644)十月初一日定都北京,清朝正式开始入主关内,展开与明朝残余势力和农民起义军逐鹿中原的夺权斗争。面对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以多尔衮为首的满清军事集团制定了先西北后东南的战略方针,即乘胜追击大顺农民军,将其消灭后再集中兵力消灭弘光南明政权。
一、全国各省的攻占
(一)对直隶、山东、山西、陕西抗清武装的扫除
在顺治元年(1644),清朝先后派遣固山额真巴哈纳、石廷柱、叶臣和肃亲王豪格等,镇压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地的抗清义军;并任命明朝降官和盛京(沈阳)文馆旧人(秀才或举人),到上列四省建立地方政权,推行清朝政令,宣扬清朝方针政策。在招徕汉族地主阶级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凡是清朝影响所及之处,明朝文武官员纷纷投降,就是混入大顺革命政权内部的明官,也伺机与人民为敌。顺天巡抚宋权对他的部下说:“我封疆臣,国亡无所属,复故主(崇祯皇帝)仇者,即吾主也。” 他投降清朝前后,捕杀和瓦解境内农民起义军数千人。山西巡抚李鉴捕杀大顺将军黄应选、防御史李允桂等15人,投降清朝。总兵姜壤在大同捕杀大顺将领张天琳、何天相等人,定西伯唐通在府谷袭击大顺军,都先后投降清朝。副将董学礼在怀庆投降清朝后,还招降大顺宁夏节度使赵之龙,另外,明朝在籍官员,如大学士谢升、吏部尚书田维嘉、兵部侍郎谢启光、侍读孙之獬、给事中李鲁生等都在原籍组织地主武装,捕杀大顺地方官,或是镇压当地抗清义军,自动归降清朝。
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回到陕西以后,就部署各战略重镇,把陕西作为抗清斗争的基地。顺治元年(1644)冬天,清军分两路进攻陕西:英亲王阿济格和吴三桂、尚可喜率兵,由大同边外草地,向榆林、延安进攻;豫亲王多铎和孔有德、耿仲明率兵,由河南怀庆进攻潼关,两路会师西安。十二月,多铎由孟津渡河,经过洛阳,二十二日到潼关城外立营,大顺军立即包围清军的前锋营。李自成亲自赶到潼关指挥作战,屡次获得胜利。这时阿济格带兵从保德州结筏渡河,突破大顺军的北部防线,经过绥德、延安,进逼西安。大顺军处于腹背受敌的局面,李自成率领大顺军由蓝田出武关,向湖广转移。清军十三日进潼关,十八日到西安,李自成已于5天前撤去了。阿济格、吴三桂率兵追击,大顺军在邓州、承天、德安、武昌等地,又进行7次大规模的阻击战。在大顺军转移过程中,各地地主武装纷纷蠢动,在河南的洛阳、开封、南阳等地,各有数十处之多,给大顺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李自成率领起义军转战至长江沿岸,在闰六月间,他率领骑兵10余人,到湖北通山县九宫山了解情况,也遭到地主武装的突然袭击,壮烈牺牲。
(二)消灭江南的南明政权
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推翻明朝封建政权的消息,传到江南之后,南京(明朝陪都,设有六部等衙门)文武大臣会议拥立新君,重建封建政权。当时,明福王朱由崧、潞王朱常淓受到农民起义的冲击,逃至淮安。五月初二日,诸臣同意福王在南京监国。五月十五日,福王即皇帝位,定第二年为弘光元年。十九日史可法被排斥到扬州督师,马士英主持内阁。这个政权控制着淮河下游以及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军队有500000人,具有相当雄厚的力量。福王政权的奋斗目标就是复辟,重建被农民起义军推翻的封建政权。他们计议的头等大事就是发兵“讨贼”,向天下人表示报仇的决心。
清政府对南明弘光政权这种“联清破贼”的态度是,对共同镇压农民起义军的要求是欢迎的,对重建明朝是不允许的。史可法被排挤出去在扬州督师将近一年,开始是把斗争矛盾指向农民起义军的,这就使他自己在抵御清军的时候处于软弱无力的地位。后来,他判断清军一定要南侵时,在四镇当中,也只能鼓励高杰带兵北上,抵御清军。当时,睢州总兵许定国已经秘密投降清朝,顺治二年(1645)正月初四诱杀高杰,为清军进攻打开了一个缺口。二月多铎由陕西移师河南,四月初五从归德进攻泗州,渡过淮河,十八日清军到达扬州城下。同时,清固山额真准塔从山东攻徐州,总兵李成栋逃走;攻淮安,刘泽清逃走。不久,他们俩人都投降了清朝,清军占领了通州、泰州等地。原来,史可法有标兵30000人,去冬北上声援高杰,又收高杰部下数万人增援泗州。在这个紧要关头,福王又手诏史可法入援,抵拒左良玉军,及至浦口后才赶回扬州,史可法调集军队,各镇拒不听命,只有总兵刘肇基率兵20000人同扬州官民防守城池。十九日清军攻城,史可法领导军民抵抗七昼夜。二十五日城破,刘肇基领兵巷战,无一人投降。清兵杀掳十天,严重地破坏了这座繁华的城市。在巷战时,史可法被俘,多铎劝降,他严词拒绝,从容就义。
五月初九清军渡江,明兵溃退。十五日清军到达南京,马士英逃往浙江,福王出奔芜湖,忻城伯赵之龙、大学士王铎、尚书钱谦益等投降,跪迎多铎进城。这时候沿途归顺的有刘良佐、高元照(高杰子)、提督李本深、总兵李成栋、张天禄、李栖凤等23人,马步兵238000人。多铎派兵进攻芜湖,黄得功战死。二十二日总兵田雄、马得功献出福王和王妃,投降清朝,福王政权灭亡。清军占领南京后,立即进攻江苏、浙江地区。在江苏江阴、嘉定等地,遭到江南人民坚决抵抗。六月,多铎命令贝勒博洛带兵追击潞王朱常淓,到达杭州。大学士马士英、总兵方国安逃走,潞王和淮王投降。同时,左良玉子梦庚率领总兵12人、马步兵130000在九江向阿济格投降。清朝占领了长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区。七月阿济格、多铎先后回京。清朝任命内秘书院大学士洪承畴总督军务,招抚南方,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为平南大将军,同固山肇真叶臣,镇压东南地区的抗清斗争。
浙东地区,早在顺治元年(1644)五月福王政权灭亡后,兵部尚书张国维、给事中熊汝霖、员外郎钱肃乐、举人张煌言、诸生王翔等,就在东阳、绍兴、宁波等地纷纷组织武装力量。六月杀死清朝的招抚使,拥立鲁王朱以海在绍兴监国,防守钱塘江东岸,抗击清军。但是,各部队分地分饷,不能合作,又与福州的唐王政权争皇帝名号,形成严重的对立局面。次年五月,清贝勒博洛、固山额真图赖率领清军发动进攻,渡过钱塘江,镇东侯方国安便带兵逃走。十月永胜伯郑彩迎接鲁王到中左所(厦门),浙东的鲁王政权受到了挫折。
(三)对福建、湖广、两广地区的攻伐与经略
在顺治元年(1644)六月原镇江总兵郑鸿逵、南安伯郑芝龙、礼部尚书黄道周、福建巡抚张肯堂等,拥立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即皇帝位,建元隆武。唐王即位以后,以“复仇雪耻”为名,改变了明朝敌视农民起义军的态度,把抗清斗争放在首要地位。但是,唐王政权是被郑芝龙控制的,他总揽军政大权,接括财物,只求保存财产禄位,并无意抗清。所以,出师、议炯,他都阻挠,唐王和其他大臣不能有任何作为。顺治三年(1646)七月清军占领金华、衢州,遂分兵两路进攻福建。当时,洪承畴已经招降郑芝龙。清军遂由仙霞岭、分水关长驱直入,八月在汀州追杀正在去江西途中得唐王,并先后占领漳州、泉州、福州,郑芝龙率官兵投降,清朝立即在福建建立军政机构,博洛强迫郑芝龙等携带家口进京,断绝了他和地方上的联系。
在顺治二年(1645)夏季李自成牺牲前后,农民起义军各部分别向湖北的大江南北集结,对清军的战斗始终没有停止。清朝则千方百计地招降农民起义军,总督佟养和、驾臣李可学、梅勒章京屯代等,都派人四处联系,没有达到目的。农民起义军早就认识到,清朝是势不两立的大敌,既不能向它投降,也不能和它讲和;联合明军、抵御清兵,倒成为当务之急。他们从当地居民中获悉,南明政权已经建立,总督何腾蛟、巡抚堵胤锡是湖北、湖南的地方官,便设法与他们联系。刘体纯、郝摇旗率兵至湘阴,驻在长沙的何腾蛟派人前来谈判,堵胤锡在常德也与李锦、高一功进行接触。他们表示,要与农民起义军“同心协力,以建立功业”。当时,福州唐王政权建立不久,清军正在从浙江、江西向南方进攻,处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他们才改变了仇视农民起义军的顽固态度,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对抗当前的大敌。唐王命令何腾蛟督师湖广,堵胤锡总制李锦、高一功军。何腾蛟整编李锦、高一功以及明军残余部队为13镇,形成了一支强大的抗清队伍。早在顺治二年(1645)十一月,清朝就急忙从江宁调遣贝勒勒克德浑、固山额真叶臣,到湖北武昌进攻李锦,次年二月解荆州之围;同时,还命令肃亲王豪格从进攻四川的部队中,抽调八旗兵阻击刘体纯、袁宗第,三月平西将军何洛会与农民起义军在山阳、商州进行了两次激烈的战斗。清朝把两个主力部队投人湖北战场,也并不能阻止农民起义军再次发动攻势。
顺治三年(1646)八月唐王死在汀州。十月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以及王化澄、马吉翔、吕大器等人拥立桂王朱由榔在肇庆监国,一个月后即皇帝位,建元永历。十一月前大学士苏观生等拥立唐王朱聿粤在广州称帝,建元绍武。两王争位,在三水进行战争。这时候,清朝派佟养甲、李成栋率兵从福建进攻广东,经过潮、惠,十二月攻进广州,唐王和苏观生自杀。次年正月李成栋攻人肇庆,向桂林进军。桂王经过桂林,逃到武岗。桂王急调何腾蛟率兵援救桂林,遂由长沙撤至衡州,三月瞿式耜、焦琏打退进攻桂林的李成栋军。四月清朝派遣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率兵,由岳州、长沙、湘潭进军衡州,分道经略湖南、广西。几个月中,清军攻占了衡州、宝庆、武岗、靖州等广大地区。桂王由武岗逃至柳州,又去象州,后回桂林。十一月清军进攻全州。何腾蛟重新整顿队伍大败清军,次年五月收复全州。当时,清朝统兵将官金声恒、李成栋,因为没有得到侯爵和总督职位,姜瓖被满族贵族勒素凌辱逼得走投无路,先后在江西、广东、大同反正,归附桂王政权,抵抗清军。除江浙、福建外,清军丧失了全部长江以南地方。清朝于顺治五年(1648)九月任命郑亲王济尔哈朗为定远大将军,出兵湖广。次年正月急袭湘潭,何腾蛟在前往忠贞营途中,被清军俘掳,遂从容就义。李锦在茶陵与清军作战后,经衡、永、郴、桂。去广西。到八月间,清军先后占领了长沙、衡川、辰州、宝庆、靖州、全州等地。当时,清朝改封孔有德为定南王,命令他携带家口驻防广西;改封耿仲明为靖南王,尚可喜为平南王携带家口驻防广东,顺治七年(1650)十一月,尚可喜等攻陷广州;孔有德率兵攻入严关,瞿式耜邀赵印选防守桂林,赵印选带兵逃走,桂林没有军队防守,清军进城,瞿式耜与总督张同敞被俘,同时就义。这时候,桂王已由肇庆逃往浔州,以后又逃南宁,辗转到广西西部的獭湍。清军先后占领了江西、湖南、广东、广西的许多重要城镇。
二、西南的攻占与经略
(一)夔东13家军攻坚战
桂王失败后,清军大肆攻占了湖广和两广的众多地区,在这种情况下,李锦、高一功没有尽一切可能把农民起义军各部团结到一起,农民起义军的力量大大削弱了。同时高一功在广西无法立足,也从庆远走荆西,经黔东北、施州卫,遭到保靖土司彭朝柱的袭击,损失很大。高一功战死,李来亨(李锦义子)率领部队到巴东的西山,与刘体纯等会师,重新整顿队伍进行抗清斗争。自从郝摇旗、刘体纯等回到西山以后,便与坚持在郧西进行抗清斗争的王光兴、王光昌等联合起来,被称为夔东13家军。13家军公推刘体纯、工光兴总领军务,后来李来亨据守巴东的茅麓山,也建立帅府。他们招徕流亡人民,开荒种地,训练部队,给清朝造成了很大的威胁。顺治十六年(1659)清军大举进攻贵州、云南,刘体纯、李来亨、谭文等16营,溯江而上,围攻重庆,震动了整个四川,牵制了南进的清军。由于谭诣、谭宏乘机杀害了谭文,投降清军,破坏了13家军的作战计划。
康熙二年(1663)初,清朝调集陕西、湖北、四川省兵力,进攻夔东13家军。陕西总督白如梅、提督王一正,进攻房竹一带,遭到郝摇旗的阻击;四川总督李国英进攻昌宁一带,遭到刘体纯、袁宗第的阻击;湖广总督张长庚、提督董学礼由彝陵进攻西山,遭到李来亨的阻击。下半年战争逐渐集中在西山,清军由楚、蜀两路夹攻,李来亨退守山寨,清军无法前进。李来亨就让战士剃发,夹杂在商贩中,混入清军兵营。李来亨从山寨出兵攻击,清军迎战,大营中忽立大旗,呼号起火,清兵溃败。楚军退彝陵,蜀军也被郝摇旗打退,楚、蜀震动。清军开始立寨围困。八月清军任命穆里玛为靖西将军、图海为定西将军以及西安将军傅喀禅率领八旗兵进攻西山。十二月二十三日向天池寨进攻,与13家军决战,刘体纯战败自杀,郝摇旗、袁宗第在黄草坪被俘牺牲。李来亨率领农民起义军3万人在敌人重重包围、缺粮断水的情况下,艰苦卓绝地坚持斗争。穆里玛、图海指挥八旗兵和三省绿营兵进攻茅麓山,伤亡惨重,攻破山寨时,李来亨全家举火自焚,壮烈牺牲。农民起义军全体战士,或是战死,或是突围,没有一人投降,被俘的也只有150人。
(二)攻占云贵
正当张献忠领导农民起义军,在四川与明朝的残余部队、地主武装,进行激烈斗争的时候,北方的清军已经进入陕西,大西革命政权受到严重威胁。顺治三年(1646)九月,张献忠决定向陕西进军,采用这种果敢的行动来扭转当前的被动局面。遂令四将军(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各领兵10万,从成都北上。与此同时,清朝也派肃亲王豪格、吴三桂等向四川进军,十一月攻汉中,守将刘进忠投降,并引导清兵偷袭大西军。张献忠率骑兵数十人,在西充县凤凰山猝遇清兵,当先搏战。叛徒刘进忠指告章京雅布兰狙击,张献忠中箭牺牲,清兵乘势突击。大西军在决战之前,就丧失统帅,与清军作战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四将军收集部队、家口数万人由顺庆南下,打败明平蜀侯曾英的拦截部队,攻克重庆、綦江,次年正月进军遵义,三月占领贵阳,沿途明官纷纷投降,受到各族人民的热烈欢迎。
当时,云南阿迷州土司沙定洲攻占省城,黔国公沫天波逃至永昌,明副将龙在田(原石屏土司)也败走大理。龙在田于崇祯十一年(1638)曾隶熊文灿部下,在谷城与孙可望有过交往。现在听说四将军在贵州,便派人请兵入滇。在几个月中,四将军控制了云南除普洱、东川以外的16个府,联合彝族等少数民族,军队发展到20万人。顺治五年(1648)李定国捣毁了沙定洲据守的佴草竜(开远城东),消除了云南的隐患。四将军的总的政治目标是抗清斗争,一方面要努力把云贵建设成为抗清斗争的后方基地;另一方面还力争与明桂王政权建立联系,扩大抗清力量。顺治八年(1651)闰二月,桂王封孙可望为秦王,十二月桂王逃至漱湍,次年正月孙可望派兵护送到安隆。从此,孙可望控制了桂王政权。
顺治十五年(1658)三月,清朝派贝子洛讬为宁远绥寇大将军,会同洪承畴从湖南进兵,吴三桂、李国翰从四川进兵,卓尔泰、线国安从广西进兵,七月三路清军都进入贵州。九月清朝派信郡王铎尼到贵州统率清兵,议定铎尼自贵阳取道关岭为中路,吴三桂自遵义取水西为北路,布卓泰自永顺取黄草坝为南路,洪承畴、洛讬驻守贵阳。预定十二月会师云南。
在云贵地区,因为1657年孙可望投降洪承畴,严重地消减了抗清斗争力量。李定国分兵抵御后,返回昆明,商讨作战方针。当时,在沫天波、马吉翔等人主持下,决定向滇西撤退,情况紧急时便逃往缅甸。十二月十五日离开昆明,清军跟踪追击。吴三桂攻陷永昌,编筏渡过潞江。李定国设伏于磨盘山,明大理寺少卿卢桂生,向清军投降告密,未能歼灭清军。李定国便到腾越整顿部队,转战滇缅边境,桂王逃往缅甸。顺治十七年(1660)四月,吴三桂上“三患二难”疏,要求消灭桂王,以杜后患。次年,清军进人缅甸,缅甸献出桂王,康熙元年(1662)吴三桂在昆明杀害桂王父子。李定国曾出兵截击,没有遇到桂王,听到桂王的凶耗,愤懑病重,六月二十七日卒于勐腊。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地址:北部新区星光大道92号土星B1栋12楼
邮编:401121 电话:023-61212288 023-61212200 传真:023-6121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