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民族宗教概况 委内动态 民族工作 宗教工作 公示公告 在线服务 办事指南 公众信箱
信息搜索: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理论研究
《重庆世居少数民族研究》(满族卷)附录一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6日  发布人:超级用户  

附录一    成都驻防八旗和平易帜的经过[1]

 

 

清朝末年,朝政不振,政府腐败,民生凋敝,帝国主义不断入侵,造成瓜分之祸。迫在眉睫。爱国志士,咸思革命,期救国家于危亡。八旗子弟亦多思变,望能接触羁缚,得过自由生活。光绪时期,八旗制度的约束更进一步松弛,特别是厉行“新政”提出“化除民族区域”的问题以后,成都少城的旗人(系指满族、蒙古族)与大城的汉人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日渐广泛。部分八旗子弟进入大城四川高等学堂、武备学堂、铁路学堂、巡警学堂、华阳县立中学堂读书;少数汉族学生到少城书院学习,旗汉之间在知识分子中结成师生和同学的关系。还有一些旗人由于生活所迫,断然离旗,到大城内从事商业或艺术活动。旗汉人民之间的交往,互相通婚的情况已逐渐发生。特别是在宣统时期,汉族的商贩和游人已可以进入少城内做生意和游览,少城再也不是旗汉之间不可逾越的高墙。八旗中的满族知识分子已逐渐认识了清政府的腐败。满族教师杨卓甫在课堂中公开指斥“清廷腐朽,列强瓜分中国”。不少满族学生要求改变现状,鼓吹“变法维新”。

革命的风暴席卷全国,四川省保路运动的声势日益浩大,成都将军玉昆(满族)等已感到面临不测。宣统三年七月十五日(191197日)、川督赵尔丰借口《川人自保商榷书》隐含反清独立,诱捕蒲殿俊、罗纶、颜楷、张澜、彭兰棻、江三乘、邓孝可、王铭新、叶乘诚等人,并想予以枪杀,将军玉昆不同意。在总督衙门,玉昆面对赵尔丰说:“诸被逮者均系绅士,非匪人,徒以政是不合,非叛徒也。”并不同赵尔丰会奏,还主张释放蒲殿俊、罗纶等人。在川西各县保路同志军与巡防军作殊死斗争中,驻防旗兵处于中立状态,表明他们无意对抗义军,效忠于清王朝。这些都为后来成都驻防八旗和平易帜奠定了基础。

宣统三年十月初七(19111127日),赵尔丰与蒲殿俊、罗纶达成转让政权的“四川独立条约”30条,成立大汉四川军政府(以下简称军政府)。这使旗人感到震惊,以为大祸临头。一时少城内气氛紧张,三英小学(今实业街小学)便成为旗人议论应变对策的地方。最后,旗人一致认为,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拼命死斗,除将现有的三营旗兵加强装备外,还将库存的刀矛等武器发给青壮旗丁。由于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许多人把家禽家畜杀来吃了,有的还表示,万一事急,老幼妇女便先自杀,青壮年杀出少城与汉族拼命。

鉴于战祸迫在眉睫,一些满族、蒙古族士绅便出头谋求和平,主张按“四川独立条约”中有关保护旗民条文精神,赴军政府谈判,共商和平解决旗汉良策。以赵荣安为首的满族知识分子,把和平解决旗营的方案提到了将军玉昆处。玉昆指定赵荣安(满族)、雷和春(蒙古族)、陶吉兆(蒙古族)、吴国杰(满族)等到军政府谈判。赵荣安召集满族。蒙古族各界代表人物开会10余次。商议和谈事宜。同时,军政府亦派来代表,宣讲民军政策,劝令旗兵缴械,优予保护,决不妄杀旗人。副都督罗纶来到少城,约同绅士赵荣安一道去见将军玉昆,商谈和平解决的问题。将军同意后,罗纶又把他的眷属送进少城东门街赵荣安的亲戚家住下,表示他和平解决的真心,以免旗人怀疑。华阳举人徐炯也尽力调解,共谋旗汉和平解决的途径。

正在酝酿和平解决当中,忽然在十月八日(1911128日)。巡防军十一营、四营和部分陆军哗变。哗变乱军蜂拥入市,四处抢劫,成都秩序混乱(少城除外)。当天晚上,军政府的军政部长尹昌衡驰往凤凰山找六三标统周骏等率新军入城,会同大批同志军,平定市内混乱。十月十九日(1911129日)尹昌衡为军政府都督,罗纶为副都督。十月二十日(19111210日)新的四川军政府成立。十一月初三(19111222日)四川军政府派护卫团团长陶泽琨率兵赴督署逮捕了赵尔丰。赵被押至皇城公堂前,经当中审判后,即予斩首示众。

赵尔丰被杀以后,旗人忽然惶恐起来,防备更加严密,城门紧闭,青壮旗丁不断在东城根街、八宝街和南较场一带巡视,三营士兵防守各城门。旗汉居民惶恐万分。同时,军政府也派兵防守在西御街的川东公所(今健康浴室地方)。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不仅旗人感到恐慌,军政府及汉族士绅也是有一定畏惧。万一不幸,将会酿成大的流血。同时有的军政府领导人一直和清朝保持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加之十月十八日(19111228日)巡防军的焚烧抢劫,成都人民惊魂还没有安定,不能再发生一场大的破坏。双方头面人物都具有和平解决的愿望。冬月初四,徐炯、周凤翔受军政府的使命来到少城商谈,与旗方文锦章、广兴廷、文钧安和士绅陶芝生、赵子厚、文蔚卿、吴国杰商谈缴枪事宜,并提出优厚条件,最后达成协议。

同时,旗人士绅赵荣安也到军政府去商谈。在研究缴枪和优待问题上,一个军官粗暴的主张用武力解决。赵荣安抗议说:“我此来不是专为满族,也是为了汉族。现在满营有三营精兵,另外还有几千壮丁,万一不幸,请想一想是不是只有旗方的死亡,恐怕汉族也一样有伤亡。今天我也不一定想生还,死就死了罢。”这时同志会哥老领袖吴庆熙在旁也说,满族代表的话很对,确实牺牲生命不是一种小事。尹昌衡这才对那个军官加以斥责,命他退下,继续商谈优待条件。议定旗兵缴枪后,军政府发给旗兵每人3个月的饷银,以后再发3个月;所在住房一律发给营业证,允许其自由买卖;另外再拨20万元,修建工厂,以容纳穷苦旗民学艺,解决他们的生活。

徐炯、周凤翔还同旗方士绅去西教场见统领河清。河清正在病中,由士兵搀扶出来和徐、周相见。将军玉昆也到了西教场,集合士兵谈话,告诉缴枪关系的重要和商谈的优待条件。军政府罗纶副都督又派人送来信,说明缴枪的好处和优待的具体条件。开始士兵还有些怀疑,后告之罗纶的眷属现仍住少城东门街赵荣安的亲戚家中,知情者作了证明,大家才放下心,愿意把枪交出。带头缴枪的叫全壁成,大家见他缴了,方安心将枪交出。于是,成都驻防八旗在没有响一枪,没有流一滴血的情况下,便顺理地和平解决问题,宣告脱离清朝统治。

(作者系成都市满蒙人民学习委员会原代主任委员,已故,蒙古族)



[1]刘显之:《成都驻防八旗和平易帜的经过》,《成都文史资料第三十辑:成都少数民族》,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279-282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重庆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地址:北部新区星光大道92号土星B1栋12楼
邮编:401121 电话:023-61212288 023-61212200 传真:023-61212280